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中国沉香网

°
中国沉香网 首页 沉香文化 查看内容

我叫刘沉香(连载一):万亩沉香林

2020-3-4 18:03| 发布者: 伍佰艺沉香| 查看: 180| 评论: 0

摘要: 东风渐凉,微风细雨蒙蒙,正值一年通透,清爽的不拖沓,枝头仍绿,露滴点点,倾泄满地秋。碣石有岸,海浪扑打碎成蓝白泡沫,腥咸海味席卷而来,一园绿树,枝梢颤动,沙沙作响,那些巴掌大小的枝叶凌乱的狂舞,我在风 ...

东风渐凉,微风细雨蒙蒙,正值一年通透,清爽的不拖沓,枝头仍绿,露滴点点,倾泄满地秋。

碣石有岸,海浪扑打碎成蓝白泡沫,腥咸海味席卷而来,一园绿树,枝梢颤动,沙沙作响,那些巴掌大小的枝叶凌乱的狂舞,我在风中苏醒,倦怠地抬眼看着苍穹阴云下隐约的闪电,闷雷阵阵如铜钟击敲。

我舒展腰肢,困倦的翻了一个身子,微眯着眼睛,时间不过白云苍狗弹指一挥间,情仇爱恨转瞬即逝,所有人不过成了历史长河中的一道影子,渐渐离去,渐渐淡忘。

至于我是谁?

也不过是一个历史的见证者,无闻无息。

刘之强是我现在的名字,只是少有人提。

如今我有沉香木园万亩之数,朋友客户皆称我“刘总”,行业内则戏称我“刘沉香”,艳羡之意无需再表。

人人都说我是“树神”,经我手上的沉香木没有不活的,长的也又快又盛。多少人想窥探其中奥秘,只是永远无法得到想要的答案。

我原身本是一棵沉香木,随盘古上神开天辟地来到世上,彼时天地混沌日夜颠覆,我沉睡千年才被人唤醒。看这蛮荒世界逐渐走向昌盛文明到如今天下太平繁荣富贵。

五千年很短,似乎只是眨眼之间;五千年很长,岁月悠悠落下多少故事。

如今我身后的这片南海沉香园,又是多少年的辛酸艰难,回想起,眼角不由湿润。

这五千年来所经历的是是非非、爱恨情仇,不觉,一点点疲惫,一点点欣慰,五千年多少故人已经离去,多少朋友化作云烟。有些人历经转世,与我仍在一起,只是,之前往事他们早已忘记,那些情缘随着一碗孟婆汤也已散了,将一切重归于零。

人固有一生一死,我活了千岁,早已看破生死轮回。只是心中仍怅然若失,唏嘘无限,那些脸,那些誓言,历历在目,浴血战场也好,岁月蹉跎也好,祥和沉静也好,最终成了故事,化作种子,被埋在土壤中发芽生根。

它们破土而出,抽芽开花,到现在葱葱郁郁,仿佛就在身边,从来不曾离去。

五千年前,我曾向神农氏许下诺言,发誓将沉香树插遍中华上下每一个适合它的角落,令中原每一寸土地都能飘满沉香的的味道。

而今这个誓言虽还未成,我却永不会忘记,并一直继续下去。

今日的风格外狂烈,海浪翻涌,雪白的泡沫抛向空中随即炸裂,咸腥的海风吹弯了树梢,树干仍坚挺着。五千年的时间,多少风雨击打,任凭狂风骤雨,不曾弯下半寸脊梁。

我虽然容貌依旧,看上去不过壮年,却有多少故事藏在我的心底,它们被压在心中太久,沉重的如同一座大山,多少次压抑的令我难以喘息。

那些被尘土掩埋的过去,似乎在今夜这一场风中尽数吹散,露出那些尘封已久的真相。那些我亲身经历,却又与历史记载的完全不同的真相。

汤因比说过“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”。历史洪流中,被多少次描画复刻,变得光鲜亮丽,面目全非,既然如此,那么就让我也来打扮她一次好了。

只不过,你莫要当真,因为这只是一个故事,一个关于我自己的故事而已……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侵权举报: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,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;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;如存在侵权问题,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!举报电话:0000-00000000